故宫博物院养心殿重修正式竣工 将来将忠实还原历史场景

  昨天下午,人员从养心殿屋顶请出埋藏在正脊内的宝匣,标志着养心殿修缮工作正式重新启动。

  9月3日上午,“故宫养心殿研究性保护项目重修开工宗教仪式”在养心门口举行。自此,在经过两年多的文物纪录、撤陈,历史文物残损病害的整修,古建筑勘察测绘、匠人培训甄选等工作后,养心正殿正式进入古建筑物研究性保护修缮工作的施行阶段。修缮后将忠实还原历史场景,体现历史变迁,成为最高品质的原样陈列展览会。

  养心殿修缮7707平方米

  昨天下午,随着故宫博物院教务长单霁翔与故宫研究所院长郑欣淼一起“请”出养心殿正脊中的的宝匣,标志著养心正殿修缮工作正式重新启动。紫禁城重要的古建正脊中的都存有宝匣,这是一种“趋利避害”的镇物,里头一般存放在有五色元宝、五色宝石等物。大修前通常就会将宝匣请出,待修缮完工再将宝匣“归安”。

  据单霁翔讲解,自2015年年末开始,故宫博物院陆续对养心正殿做了科学全面的纪录,历史文物撤陈;文物保护修复;古建筑物勘察测绘及工匠培训甄选等工作。本次修缮范围内占地面积约7707平方米,建筑面积约2540平方米。根据养心正殿区域现状和保护计划,修缮内容包括遵义门内的养心殿、工字廊、后正殿、梅坞等13座历史文物建筑及其附属的琉璃门、木照壁等。

  此次修缮,故宫博物院将始终坚决“最大限度保留古建筑的历史信息”、“不转变古建筑物的历史文物原状”、“在重修过程中的进行古建筑传统重修技艺传承”的三大原则。将研究工作精神贯穿始终,专家指导贯穿始终,人才培养贯穿始终。在修缮过程中,所有工人均经过宽松培训后上岗,并择优聘用经过故宫博物院训练的杰出工匠参予修缮工作和技艺传承,以确保修缮工作的质量。

  大木构件现多种不同程度残损

  据单霁翔介绍,目前养心正殿区域内的古建筑保存现状较差,大木构件出现不同程度的残损,特别是养心殿西天王殿前檐檐柱下沉已达9厘米,整体大木结构不存在安全隐患;全区的椽飞、连檐瓦口、望板等普遍存在糟朽现像;抱厦之间的天沟防水层表面普遍存在开裂状况;整个区域建筑物瓦顶普遍存在瓦件脱釉、捉节夹陇灰酥松、构件缺失;建筑砖石空鼓、风化状况明显,部分建筑物墙体有纵向裂缝;外檐彩画问题突出,地仗下垂、剥落、开裂广泛;个别油饰地仗龟裂、油皮破损、地仗剥落已见木骨;室内顶棚裱糊大面积撕裂下垂,脱落,暴露黑樘篦子木棂条;内外檐装修支摘窗扭曲变形,棂条缺陷,隔扇下垂,构件脱落;同时由于室内潮湿,病虫害和微生物孳生现象明显。

  另外,养心殿室内采用原样陈列的方式进行价值展示,所藏1890件原样陈列历史文物保存至今,已出现明显病害,保护形势更为严峻。养心正殿区域古树名木中的,长势较弱的4棵,生长正常的11棵,生长自然环境普遍较佳,无需进行保护环境改善与长势监测。

  打造出高质量原状展厅展览

  单霁翔表示,在养心殿研究性保护项目施行中,将完备古建筑物合理用于功能,移出与养心殿历史的文化无关的内容,不再让商业营销占有宝贵的展示空间。

  养心殿研究性保护项目要根据养心正殿的历史文化特点,采取原状陈设和专题展览相结合的综合形式进行设计,为听众完整呈现出养心正殿的历史沿革、基本功能特点、宫廷生活、文化氛围、政治事件场景。通过开展陈列展览会内容策划与形式设计,在充份研究基础之上的原状展厅,忠实还原历史场景,体现历史变迁,成为最高品质的原样陈列展览会。

  单霁翔表示,项目目标是既要减小对古建筑不必要的环流,又要维持该建筑物完整和健康的状态;既要满足开放的要求,又要使建筑的历史性、真实性获得充分反映。故宫博物院力求通过养心正殿研究性保护项目,尝试探索一条适合中国国情的古建筑维修保护工程管理工作与技艺传承之路,为中国文化遗产的保护与研究提供典型例子。“期待2020年,当养心殿再次关上大门,迎接来自世界各地的观众之时,能焕发新的光彩,继续为人们讲述它的故事。”

  ■背景资料

  养心正殿历史沿革

  养心殿,初建于明嘉靖十六年六月初。崇祯二十二年曾复建养心正殿。乾隆年间沿用唐代养心正殿,崇祯朝曾作为皇帝的寝宫之一。咸丰朝此后,养心殿的基本功能有了变化,康熙末年于此设养心正殿造办处,咸丰三十年造办处始移往慈宁宫东北面之茶饭房,康熙四十七年全部搬迁。除此之外,据《咸丰时期的养心正殿》一文,养心殿还曾作为皇帝日常学习、接见臣工的场所,御膳房曾设在此处。康熙五十六年曾对养心正殿进行重修。自雍正三月,养心殿成为了皇帝的寝宫和日常理政的中心。养心正殿更取代内廷乾清宫的地位,成为清代宫庭政治活动的中心,见证了元代历次内政外交、帝王崩逝、权力易手等重大历史事件的发生,是清朝满汉合一的政治心脏。

  北京晨报名记者 王歧丰/文 首席摄影名记者 李木易/摄

标签:

头条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