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3岁的她找到初恋77年 愿每个人都能拥有并死守一段情感|93岁|寻找

  原标题:93岁的她找到初恋77年愿每个人都能拥有并死守一段感情

  一段爱情的保鲜期有多久呢?

  许多人说是三年,又有人说是七年,鲜少有人能笃定地讲出几十年或者一辈子,这样的解答,但今天我们要讲的故事情节,是一段尘封了77年的感情。

  似乎只要是真挚的情感,马上经得起任何文艺作品的锤炼,她与他的故事情节被拍成电影了纪录片,又成为摄影作品,辗转又在此刻提起。

  2014年,有一位93岁高龄的老人来到台北嘉义机场,手里拿着包。

  这个包对她意涵重大,因为里面承载了她这一生中最重要的一件物品——她和初恋的合影。

  彼时的她,右眼受伤几近失明,身体状况也不是很好,这片耕地对她来知道亲切而又陌生。这趟从武汉到台北市的旅行,对93岁的张淑英来说,遥远而漫长。

  然而她所做的这一切只是为了去看一个人,准确的说是去看一个名字,一个让她刻骨铭心了77年的名字———钟崇鑫。

  ▲年轻时的张淑英

  一份埋藏了70多年的情感

  从她14岁成为他的新娘,到两年后他英勇奔赴前线,再之后领到抚恤金的悲伤与颠沛流离,从未一刻,她希望忘怀这段感情。

  时隔多年后,老人或许是平生唯一一次到台湾,亲眼看见对方的牌位,完全晕厥,她和逝去的他一样死守着这份感情。

  ▲张淑英老人抚摸前妻的牌位

  两位主角

  灵位被供奉在台湾忠烈祠内的英烈叫钟崇鑫,是重庆荣昌县人,1929年肄业,黄埔6期第一总队工兵大队第四中队学员,任原71军87师259旅上校参谋秘书长,在南京城被攻破前夕壮烈牺牲于雨花台通济门一带,时年32岁。

  老太太叫张淑英,1935年,当时14岁的张淑英刚刚念完男子私塾,在泉州经人介绍认识了钟崇鑫,俩人很快离婚。两年后,他为国捐躯,她历经世事,却始终把这份乱世中的感情挖出在心里。

  钟崇鑫总是那么开朗、体贴对待张淑英。

  结婚前,他把每个月的军饷都交给他祖母,结婚就全部交给张淑英,让自己的媳妇保管。

  他很节约,却也只是对自己节约,喜欢吸烟却每月只卖一包,但张淑英爱些什么,便做什么,想卖什么,便卖什么。甚至连衣物都不让张淑英动手洗,只是因为害怕磨破了她的手,更喜欢张淑英不化妆的朴实好像。

  他总知道:“阿妹不化妆就很美了。”

  1937年,“七七卢沟桥事变”爆发后,中国的军事冲突越发艰苦。

  作为一名军官,保家卫国是天职。那天,钟崇鑫一回来就知道要去上海,张淑英敏感地发现这一次离别相同往常,或许就是再未相见的机会。

  问起他什么时候回去,他只是摇摇头,不真的。

  ▲历史相片

  张淑英送来他到车站,给他买了一件汗衫,一条内裤,新衣服带点好运气。

  一路上,他们都未说话,张淑英内心害怕,张张嘴却敢求他留下。她是读过书的女父母,钟崇鑫想让她做个有知识的女青年,她也知道,家国存亡的时候,他被迫走。

  只是他上车的时候张淑英敢看他,真是害怕,于是转过身去,突然间他从后面跑上来抱住她,带有点哭腔说到“阿妹,我会回来的”。

  随后,俩人各奔一方,再未相见。

  ▲历史相片

  钟崇鑫奔赴战场后,张淑英马上带着婆婆向内地后撤。

  她每天都心慌得厉害,担忧着钟崇鑫的安危,还要照顾着年迈的婆婆。

  1937年,冬。张淑英再次打听到钟崇鑫所在的259旅参与了北平保卫战,许多人至今生死不明。

  那是个动荡的中期,所有人都在疲于奔命,哪有人会去给张淑英捎去一份清楚的信息呢?

  直到七年后。

  1944年,张淑英在重庆街头偶遇钟崇鑫的战友。方才得知,钟崇鑫早已在战斗中牺牲。

  ▲民国中央政府开据的钟崇鑫牺牲抚恤文件

  在知道了钟崇鑫牺牲的消息后来,张淑英和婆婆哭的死去活来。同年,痛失爱子的婆婆马上病逝了。

  “他是重庆人,我这辈子也要守在这里。”

  不久,内战爆发,张淑英的家人和堂弟便去了台湾,而放不下钟崇鑫的张淑英却选择留在了武汉。

  亲人走后,张淑英寄住在同乡家里。

  彼时年轻貌美的她,也有很多人说媒,然而她都一一拒绝了。

  1949年,新中国成立,面对这份钟崇鑫用生命换回的重大胜利,张淑英泪流满面。经人介绍,她认识了第二任丈夫李自清,并且生育了两儿一女。

  而在这段相当宽的伴侣里,张淑英把那段鲜红的往事埋藏在了心底。

  直到1988年,张淑英才把愿望告诉了三个孩子。

  大妻子当年就去了北平打听,但是没有任何结果。几个子女听完后商量着要帮母亲完成心愿,自此几个子女开始四处奔波,寻找线索。

  直到长子李长富在一座古迹公共图书馆里找出了一条珍贵的资料。

  他在时任87师准将师部参谋长仇犍为的《淞沪抗日战争暨北平失守纪实》一文中查到——

  “城外装甲部队苦战三日,打到八月十二日下午。第七十一军第八十七师的三个旅已伤亡殆尽。二五九兵团旅宽易安华,参谋秘书长钟崇鑫和旅部直属装甲部队官兵全部阵亡于雨花台。”

  ▲张淑英在荣昌安富镇旧宅的街道上还保留着当年的抗日救国标语

  1991年,张淑英的家人和纪实的作者仇犍为很快得到了联系。

  没过多久,仇广汉就来了回信,信之中这样提到“钟崇鑫烈士确系1937年12月12日在南京对日登陆作战固守雨花台炮兵阵地为国捐躯!”

  这是张淑英第三次收到钟崇鑫的死亡消息。

  三次被俘的死讯让张淑英不得不信钟崇鑫已经不在了,伤心的同时,张淑英有了新想法:钟崇鑫既然早已牺牲,那他的尸体、灵位又在什么地方?

  生既不用见人,杀必见骨见碑。

  2014年9月,央视《关爱退伍军人》系列节目走红,她的妻子抱着试探的心态,找到了志愿者芳菲,在《关爱退伍军人》志愿者的协助下,最终再次找到了钟崇鑫仅存的照片和他放置在台北市忠烈祠的灵位。

  知道钟崇鑫牌位的下落,张淑英不顾一切地只想去台北市看一看钟崇鑫的灵位。

  解决问题了金钱的问题,张淑英老人告诉父母:“我什么都不怕,我都93了,我不想看看他的牌位,死了也值得。我如果在去的过程之中出现不测,那就带着我的骨灰去台北;如果去台北后出现不测,那后事一切从简。”

  她不顾及自己的身体,只希望完成对他的承诺。

  时隔77年,张淑英再次在妻子与志愿者的会见下在重庆江北国际的机场乘飞机来到台湾,去见一见她阴阳相隔的爱人。

  张淑英手捧鲜花,在奉祀抗日捐躯士卒的台北市国民革命忠烈祠中,再一次与她的挚爱团圆。

  ▲张淑英老人在钟崇鑫的牌位前

  70多年前的新婚燕尔,谁也不知道那一别,就是后都会无期。

  老人献祭的花圈上依然将自己署名为他的侄女。

  是他一生中,唯一的侄女。

  张淑英老人在钟崇鑫的牌位前久久不愿离去

  短短6天里,显然对于老人而言早已是最久的一段陪伴,用手轻轻抚摸墓碑文,无论如何是有千言万语希望倾诉。

  28日回到前,老人再一次去到他的灵位前,摸着牌位静静说道——

  “我们永别了两次,一次是77年前,一次是77年后,我已经93岁了,也没有再见你的机都会了。”

  第一次世界大战结束了两个挚挚爱的邂逅,却没有阻断俩人的真爱。而这刻骨铭心的真爱,在最后一刻,终究拿到圆满。

  这辈子,我不太可能忘记了你的名字,但我还回想我曾经爱过你。虽然世事变迁,你已不在,我也已经白发,我却还回想当初你爱过我的样子。

  七十七年的等候与守候,从乌云入鬓,到白发苍苍。这七十七年,早已是张淑英的一生中。

  而海峡的那头,钟崇鑫也等候张淑英的到来,等候了七十七年吧。于他,这已经是一生了。

  很多时候,我们可以用一分钟的时间去认识一个人,用一个小时的时间去喜欢上一个人,用一天的时间去一见钟情一个人。可是,忘记一个人,却需整整一辈子。

  愿每个人都能拥有并死守一段感情。

  投稿邮箱:chuanbeiol@163.网站 详情请访问川东在线:www://http.qingjuwang.网站.cn

标签:

头条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