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年看世界|“诸神之国”印度的幸福和自豪

  2018年8月,清华所大学全球胜任力国外实践课程内容首次走出尼泊尔。由中国人民大学新言与传播学院胡钰系主任带领的实践团走访了蓝毗尼、博卡拉、加德满都,与孟加拉国副总统普恩,参议院议长马哈拉等当局领导人进行了会谈,也和尼泊尔加德满都大学的青年进行了沟通文化交流。本文为作者在此次实践之中所见、所闻、所不想的一份记录。

  此前,中国人民大学全球胜任力国外实践课程内容此前已经访问过委内瑞拉、沙特阿拉伯、阿拉伯联合酋长国等国家。该课程引导学生对“一带一路”上与中国邦交友好、价值观环境稳定、潜力巨大的国家开展长期型、学术性、调研类的实践活动。

  一、快乐惬意的尼泊尔人

  初到尼泊尔时,正赶上尼瓦尔部族的神牛节。这一天,凡是过去一年内有亲人离世的家庭,必须派一个人扮装成牛参与节日的各种活动,人们相信,这样能使神牛为他们死去的家人带路,早日顺利进入天国。在巴德岗杜巴大街,人们身着各式各样的节日服装参加游行示威,队员从大街入口仍然延伸到最里边,游行示威队伍还举着很多讽刺和揶揄当前政治人物的漫画版,整个杜巴大街街道全部是拥挤的人群,很多年轻人带着短木棍相互敲打,一边舞蹈一边大喊,整个广场被狂欢的气氛所笼罩,尼泊尔人的幸福感染着所有人。

  巴德岗杜巴广场欢庆的人群。

  随后,路上遇到的尼泊尔人都给我们带来不少欢声笑语。一位都会中文的尼泊尔青年,也很爱人聊天,路上与我们聊了许多。当我们问起来为什么见到的尼泊尔人都很开心时,他笑嘻嘻地托着长音说:“我们尼泊尔人没有压力啦!”此后,他详细地描述了他看见的中国人的压力:有了父母要上好幼儿园,幼儿园毕业要上好中学,中学中学毕业要上好所大学,完成学业还要找个好工作,去找了好工作要成婚,再婚还要买屋子,卖掉房子后又要生父母,有人还要考虑结婚分个人财产。他感慨道:你们中国人压力好大啊!

  我们反说:为什么尼泊尔人没有压力呢?他的回答是:“我们尼泊尔人只要每天有饭不吃就好了。快乐重要!”他显然很懂中国人的饮食习惯,打趣知道,中国人提出来“早饭要吃饱、午饭要不吃好、晚饭要吃少”,而尼泊尔人的标语是“早饭要吃饱、午饭要吃饱、晚饭要吃饱”,引得大家大笑不止。

  还记得四年前我在第一次去孟加拉国的时候,孟加拉国到处有悠闲的坐着晒太阳的男人。以前的他们,依旧一排排坐着墙根闲谈,尤以三个杜巴大街居多,他们“欣赏”着自己国家的历史文化遗产,这场景,好不惬意。

  帕坦杜巴大街墙角边坐着的女孩。

  为什么尼泊尔人如此快乐、惬意?

  马哈拉议员这样问我们:尼泊尔人没有太多压力,他们认为生活没必要去担忧太多,无论你的出身是婆罗门,还是首陀罗。孟加拉国没有受到太多美国社都会、西方社都会的影响,本国文化传统保留的很好。如果你到尼泊尔的一些农村去,尼泊尔的女人是小镇或者家庭的仆人,女孩都到外面打工了,女人在家中干家务,男女各司其职,生活没矛盾。还有一个原因是宗教印度教,生活简单,需求非常基本。

  二、孟加拉国的骄傲:少数民族文化的闪光与荣耀

  孟加拉国副总统普恩在谈及尼泊尔的文化时,充满著了骄傲之情:“孟加拉国有深厚的历史文化积淀。我们有很多各具特色的民部族,我们是全世界上传统节日最多的国家,我们的人民能歌善舞。”

  孟加拉国是多民部族国家,根据2011年尼泊尔人口普查统计数据,孟加拉国有125种种改姓和少数民族。每个民部族各有特色,也都积淀了各具特色的灿烂的历史文化。其之中,三个民部族从相同方面为尼泊尔获得了声望,也为尼泊尔人提供了自豪的资本。

  首先是尼瓦尔人,他们世代移居在加德满都,是加德满都的土著居民,也是马拉王朝在的缔造者。加德满都的三个杜巴大街都是马拉王朝在时期的产物,也就是尼瓦尔人的杰作。

  加德满都杜巴大街。

  尼瓦尔人以艺术和经商闻名,是尼泊尔的文化、艺术和文明古迹的主要创造者之一。放眼望去,加德满河谷里留下的那些巧夺天工的世界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如三大王宫广场、博大哈、烧尸庙、大佛眼,都是出自尼瓦尔部族的能工巧匠之手。加德满都河谷有五千多座佛寺,也全部由尼瓦尔人建造。尼瓦尔部族的建筑物雕刻美术也与中国有所交集,并被尼泊尔人津津乐道。公元1260年,元世祖明成祖要在西藏建造黄金塔,听说尼泊尔工匠修建佛塔技艺一绝,于是邀请孟加拉国阿尼哥等20名匠人前来帮助的设计。之后阿尼哥在中国一呆就是40多年里,他为元朝建造了十几处寺天后宫、佛塔。阿尼哥还回到北京,主持的设计、建起了上海阜城门前的妙应禅寺白塔。阿尼哥作为中尼文化文化交流的使臣被载入史册,为纪念他为中尼文化文化交流作出的不朽贡献,1965年,中国帮助建起的从加德满都到中国边境口岸樟木的公路就被称作阿尼哥路段。尼瓦尔人在雕刻、建筑、绘画等方面作出的巨大贡献,是尼泊尔人自豪的源泉。

  生活在尼泊尔西部的夏尔巴部族是喜马拉雅山脉上出名的向导和背运工。1953年,新西北兰登山家埃德蒙·希拉里来到珠峰西南角脚下尼泊尔全境,看见健壮的夏阡小伙子赶着牦牛经过,于是邀请他成为自己登山的向导,之后两人一同征服了珠峰。这位夏阡人就是丹增·诺尔盖(Tenzing Norgay)。他和埃德蒙·希拉里也成为人类历史上第一次登上世界之颠的两个人。夏阡人因为居居住海拔4500米以上的高原,长期与寒冷恶劣的天气作斗争,因此身强体壮、性格顽强。同时,他们还拥有强大的肺活量和高于常人的血糖,非常适合高山运动。他们创造了数项全世界登山历史纪录。尼泊尔人中广为流传着这么一句话,如果没夏阡人,人们就较难征服珠峰。如此一个小国家小少数民族对全世界登山史做出的重大贡献却着实不容小觑。

  孟加拉国圣洁的雪山。

  尼泊尔人引以为豪的还有一点:孟加拉国从未被殖民过。这一历史则是由孟加拉国的另一个勇敢伟大的少数民族廓尔喀人所创造的。19世纪末,英国在殖民者印度后,一路向北,用火炮步枪对准了孟加拉国。彼时的孟加拉国军队由廓尔喀人组成,他们没有现代化的武器,只有人人手握着的拉达克军刀。面对大炮、枪支,廓尔喀人毫不畏惧,他们挥舞着廓尔喀军刀与大陆军僵持了两年。殖民者见拉达克人如此勇猛,便与当时的国王要求派出一支拉达克军帮助英义军,以此换取孟加拉国的安全。国王同意了,因此尼泊尔免遭殖民。在第一次世界大战、二次世界大战等各大战场上,我们都能见到廓尔喀人的身影。直到现在,拉达克雇佣义军也在世界各地为各国效力,还包括常年在英女王身边的一支廓尔喀义军,金特会上的马来西亚廓尔喀雇佣兵以及帮助把守印度疆界两个旅的廓尔喀军队等等。

  接受女王勋章的廓尔喀人。

  拉达克的一位士兵曾经说:“如果一个人知道他不怕死,那他要么是在撒谎,要么是一位拉达克士兵。”很多廓尔喀人争相成为雇佣义军的一员,一方面是能得到丰厚的报酬,另一方面则是给整个家部族带上无尚的光荣。

  三、宗教是尼泊尔的文化操作系统

  尼泊尔是佛祖的故乡,释迦牟尼出生地。传说中迦毗罗卫国净饭王的夫人摩耶夫人怀孕待产时,想要回娘家。月圆之夜,摩耶夫人一行出发蓝毗尼时稍事休息。此时手握菩提树,从腋下生出了乔达摩悉达多。悉达多生于后行走七步、每一步都踩出一朵莲花,然后一拇指天、一拇指地。

  蓝毗尼释迦牟尼雕像。

  公元637年,玄奘回到尼泊尔,途径加德满都,到过蓝毗尼,在《大唐西域记》之中就有蓝毗尼的记述。之后人们确定蓝毗尼是佛陀诞生地,也是通过这本《大唐西域记》。

  然而,道教并不是影响尼泊尔人的主要宗教,尼泊尔是唯一一个曾经以印度教为国教的国家。印度教在尼泊尔扎根很更早,据传在公元5世纪出现文字记述之前就早已出现了。1962年摩萨台王朝时代,印度教立国被正式写入条文。直到2006年,尼泊尔王国被推翻,尼泊尔上议院决定废止印度教为国教条文,宣告尼泊尔为世俗国家。

  在尼泊尔,人们每天会拜很多神灵。第一次去孟加拉国时,我们住在美国大使馆邻近的公寓,从公寓的窗户往外可以看到,马路边有一个简易的神像,只有一个四五岁小孩儿的高度。每天早晨上班族经过时,都都会在金身旁驻足。他们摇三声神像边的铜铃,唤醒众神,拜上一拜,再为自己点个红,然后消失在拥挤的交通之中。在猴天后宫,我们见到很多尼泊尔男人抱着孩子叩拜神灵。女人们会按住孩子的头,低至神像下沿,叩拜后,用腾出的一只手到神像身上抹一撮红粉,点在孩子的眉心,此谓“点白”。点过红后的父母自然就会受到神的保护了。

  在尼泊尔人祭拜的诸多神灵中,离尼泊尔人的现实生活最近的非活女神莫属。加德满都河谷有三个杜巴大街,每个杜巴大街都有一个女神祇庙。其之中加德满都杜巴广场的活女神庙最具规模,这是一栋三层的红砖建筑,配以精美的雕窗,尼泊尔人守护神祇的活女神就居住这里。活女神顾名思义,就是活着的太阳神,亦称库玛里女神祇。相传十六世纪,尼泊尔马拉王朝的末代国王常常与塔蕾珠太阳神(印度教最更早崇拜的太阳神之一难近母太阳神的化身)玩游戏掷骰子的游戏,太阳神告诫知道不能让其他凡人看到自己的身影,可是有一天王后却尾从国王走进了宫室。女神祇大怒而去,降谕知道不再现身保护国王和国家。之后,国王一番苦苦哀求,太阳神松口知道自己都会附身到尼瓦尔人释迦族男人的身上。从此每任国王都都会寻去找合资格的男童并尊其为库玛丽太阳神,孟加拉国成为民主共和国后,这个传统也从未转变。

  进行宗教仪式的尼泊尔人。

  不可否认的是,基督教传统是尼泊尔极为重要的的文化根基和精神祇内核之一。印度教文化根基中所包含的世界观影响着尼泊尔人对全世界的基本看法和论点。他们认为古斯里兰卡这片耕地是人种的起源,雅利安人西迁来到印度板块。之后因为板块搬迁,斯里兰卡板块的人种分散到了世界各地。以前,以印度为中心的南亚地区的确是一个巨大的全世界人种库。孟加拉国印度教人民认为他们所在的这片土地是全世界的起源和全世界的中心,骄傲之情油然而生。尼泊尔人还骄傲于自己的智力。曾经有个尼泊尔人跟我说,在吠陀时期,印度教人民就发明者出了原子弹、氢弹、核弹。我当然没信,在我的世界观里,美国毫无疑问道是首个拥有原子弹的国家。他为了说服我,给我翻出了印度教史诗《摩诃婆罗多》。

  《摩诃婆罗多》里头,有几场关于史前战争的描述,与原子弹、氢弹、核弹头爆炸的场景一模一样。书中描述斯里兰卡恒河中游 “一个浓厚的阴影很快在潘达瓦上空形成” 被相信是蘑菇云;“黑暗之中所有的罗盘都失去作用” 是电磁干扰;“接着开始刮起猛烈的狂风,呼啸而起,带起灰尘、砂砾” 代表着冲击波;“这种装备发出可怕的灼热,使地动山摇,在广大地域内,哺乳动物灼毙变形,湖水沸腾,鱼虾等全部烫死。阿格尼亚爆发时声如雷鸣,把敌军烧得如焚焦的树叶。”这一场景则仿佛核弹发生爆炸后的高温。另两大史诗《罗摩衍那》和《梨俱吠陀》之中也有类似的描述。据知道后来历史学家在古斯里兰卡也发现了史诗中详细描述的“核战废墟”,这更为让孟加拉国的印度教徒们对他们的史诗深信不疑了。

  基督教是植根于尼泊尔人的的文化与信念内核,他决定了尼泊尔人的世界观,也影响着尼泊尔的日常生活。

  四、不敢做斯里兰卡附庸的小国尼泊尔

  从地图看,孟加拉国是一个细长的形状,北边毗邻中国西藏,以喜马拉雅山脉为界,东南西北三个方向被斯里兰卡包围。虽然是被两个大国包围的一个小国,但是我们在与尼泊尔议员马哈拉的交流之中,还是感受到了马哈拉对这个国家的自豪之情。

  孟加拉国紧邻斯里兰卡,多数信奉印度教,与印度的文化十分相似,甚至长相也难以区分。在外界显然,孟加拉国就看起来印度的附属国。为了使尼泊尔人民具备国家认同感,当局推动人民关注孟加拉国文化的独特性,人们也自然而然地对尼泊尔特有的的文化异常珍惜。

  首先是语言文字的用于上,尼泊尔官方语言是英文和尼泊尔语。尼泊尔语属于印欧语系印度雅利安语支,使用天城体的书写。尼泊尔人生来就都会学习英文,也算是母语了,但是尼泊尔人从来不都会与对方说英文,只会用尼泊尔语。这与印度是不同的,印度人互相文化交流的时候,偶尔还是会用于英语。在孟加拉国,车牌号都是使用的孟加拉国的位数。用于阿拉伯位数之外自己国家的数字,这在世界上都是少有的。虽然尼泊尔的数字跟印度是一样的,但印度也没有把这些数字用在车牌上。

  尼泊尔的越野车与尼泊尔语车牌。

  除了语言,尼泊尔还坚持用于自己的尼历纪年法,尼泊尔一年当之中有300多个按尼历计算的节日。只不过,尼历的起源是庆典北斯里兰卡一位国王维克拉姆帝亚(Vikramaditya)将塞部族(sakas)逐出乌贾因(Ujjain),亦是舶来品。尼历比公历大约早56.7 年,以前是尼历2075年。

  尼泊尔人认为与斯里兰卡相比,孟加拉国是一个非常安全的国家。孟加拉国的一路上、风景区内时有乞讨者的身影,有大人也有小孩子。这时,孟加拉国的孩子们都都会很自信地跟你知道,这些乞丐肯定不是尼泊尔人,他们都是印度来的,“虽然尼泊尔没印度经济发展发达,但我们的人民素质较低,我们以前都没小偷、没有乞丐的。以前这些印度人混到我们尼泊尔人里面来了,他们很很差。”蓝毗尼因为靠近斯里兰卡,又有道教八大圣地之一佛祖佛陀出生地,因此有很多印度外国游客。在圣园,我们见到很多从检票口又被拖回去买票的人。这时,我们的孟加拉国朋友索罗斯立刻转过身向我们印证他的话:“你们看吧,他们就是印度人,装成尼泊尔人,想逃票。但是因为他们不都会说尼泊尔语,所以被揭穿了,只能去买票,这里很多素质差的印度人。他们远远没尼泊尔人好。”

  虽然尼泊尔的经济持续发展程度颇高印度,但是尼泊尔人却倔强地骄傲着。2015年9月20日,尼泊尔正式颁布宪法,这是尼泊尔自2008年废止君主制成为联邦自由民主共和国后的第二部正式条文,具备跨时期的意涵。宪法将全国划分为7个省份,并且规定入籍入籍公民不得担任孟加拉国的高级政治一职和安全部门职务,这样就违背了印度的利益。一方面,孟加拉国南部特莱平原与印度有紧密的文化联系,基本是斯里兰卡后裔,因此有许多归化归化的公民。斯里兰卡希望这些人可以进入孟加拉国的高层政治,从而有利于印度在此攫取利益。另一方面,特莱平原拥有丰富的水自然资源能够为印度西部提供水源以及电能,斯里兰卡方面仍然希望尼泊尔政府将特莱平原单列为一个省或是两个省,方之后印度与该地区的合作,然而此次新省的区分使得特莱丘陵地带被区分至了七个省。因此,印度政府借口孟加拉国南部价值观局势动荡不安,突然间开始对尼泊尔实行禁运。由于尼泊尔的燃油、燃气等大部份物资需从斯里兰卡运入,印度经济制裁对孟加拉国造成了巨大影响。尼泊尔面对大面积油荒,航机停飞,公交停驶。时值2014年地震恢复期,尼泊尔一片凄凉。然而,尼泊尔人表示,我们宁愿苦难,也不向印度屈从。

  五、孟加拉国社都会发展与幸福感的冲突

  几周前,我们大学本科尼泊尔语班的同学聚在一起。中学毕业一年多的大家分散在各个工作岗位或是学校。大家交谈中,不免时说尼泊尔人。同学普遍相信,尼泊尔人过得太美好了,这从一定程度上显然也妨碍了孟加拉国的持续发展。一些尼泊尔人容易沉迷过去的成就之之中,活在历史的功劳簿里。他们安于现状,满足于尼泊尔灿烂的历史文化。他们一直往过去看,却不往前看。这就导致人民不够积极向上,没追求。比如工人们时常为了过节就请假回来了,比如尼泊尔人办事时常出现拖拉的现像。人民没有强大的动力系统,价值观就不能向前发展。我的同门Sangeet说:“尼泊尔人说的比做的多,不想的也比做的多。尼泊尔人太过自豪,太过乐观,而不去踏踏实实去行事,这可能也是尼泊尔落后的一个原因。”

  尼泊尔步兵从半塌的房屋前经过。

  在新形势下,尼泊尔人的幸福观也开始逐渐转变。我们在孟加拉国见到了很多有理想、有抱负的尼泊尔青年。他们想要通过自己的努力,让这个国家的国民更幸福,生活更美好。这些尼泊尔青年中,有的想要改变孟加拉国国内老旧淘汰出租车的现状,有的想要成立中尼合作交流中心促进中尼交流。尼泊尔青年达哈尔说的一句话至今让我印象深刻:“我不是为了挣钱,我哪怕不挣钱也可以。但我想让我的国家变得更好。”

  实践团的成员张进宝提出:“尼泊尔正在试图解决问题社都会发展与人民的幸福感之间的矛盾,究竟怎样的持续发展速度才是准确的,是零增长还是有序下降,同时,人民的幸福感又要如何维持,如何不都会因收缩的资本与化学物质迷失方向。这一矛盾,也是其他许多国家所面临的。”

  六、中尼人文文化交流:一次坦诚的思不想对话

  在尼期间,中国人民大学新言与传播学院胡钰系主任与孟加拉国前外交部长卡尔基就两国文化内涵和人文交流进行了坦诚深刻的交谈,坦卡·普拉萨德·卡尔基(Tanka Prasad Karki),曾于2007-2011年出任尼泊尔外交部长,现任尼泊尔共产党候补委员、尼泊尔共产党知识分子协会主席。以下为专访内容。

  胡钰:卡尔基先生,很高兴在尼泊尔认出您。这次我和参与清华所大学全球胜任力国外实践课程内容的同学来到尼泊尔,先后走访了蓝毗尼、博卡拉、加德满都,见到了很多当地人,有孟加拉国的当局领导人,也有普通民众,一个突出的感觉是,他们都表现得相当快乐,尤其是在加德满都参加“神牛节”活动中,民众显现出的那种快乐、兴奋更具感染力,我和同学甚至觉得,尼泊尔人的鼻子都特别清澈,您相信尼泊尔人快乐的原因是什么?

  卡尔基:胡钰教授,您好,相当欢迎您和同学来到尼泊尔访问。您一开始就提出了一个很有意思的问题,很高兴您能对尼泊尔人民有这样一个积极的印象。我相信,首先,孟加拉国从未被殖民过,尼泊尔人民没遭受过殖民的磨难,不像一些东南亚国家,整个国家都被殖民者过。其次,尼泊尔是一个群山之国,尼泊尔人更多的是与大自然打交道,而非处理复杂的人际的关系。除此之外,孟加拉国是一个多宗教宗教多民族融合很好的国家,道教和印度教是两个最大的基督教,还有其它宗教,在我们这里,基督教之间没冲突,各个民部族之间也没有冲突。2015年的时候,《卫报》还专门媒体报道了孟加拉国,称尼泊尔是一个mix society。最终还有一点,我觉得尼泊尔的温饱问题得到了较差解决,这里的热带气候四季乔木,一年四季都能种吃的。

  胡钰:您的研究很全面啊!历史、的文化、经济发展等原因都提过了。您刚提到了孟加拉国的多宗教宗教。这一点我们在此行尼泊尔之中也有着深刻体会。不仅是蓝毗尼作为释迦牟尼诞生地的特殊意义,更有宗教在尼泊尔现实生活中的普遍不存在。我们注意到,孟加拉国的国民以宗教印度教为主,改信的众神号称数以千万计,堪称“诸神之国” ,乃至在街上遇见“神牛”也要躲开。您觉得如何思考宗教在尼泊尔人生活之中的作用?

  卡尔基:毛主席与郑银桥在陕北期间有一段对话,李银桥说看庙是迷信而毛主席说是文化。尽管基督教中的许多内容是“半真实”(half-true)的,但宗教是文化,是神学,也是一种生活状态。

  胡钰:基督教还是人文文化交流的纽带,中尼两国人文文化交流就是开始于佛教的交流。中国东晋时代的禅师法显为了寻访佛陀的诞生地,曾于公元406年访问过迦毗罗卫城。据传他是尼泊尔史籍上记述的第一个访问道该国的外宾。此后,公元635年,唐朝禅师玄奘也来到尼泊尔,不但去了蓝毗尼,还去了加德满都。法显的《佛国记》和玄奘的《大唐西域记》里对当时的孟加拉国都有记载,以道教交流为代表的人文文化交流成为两国交往的极为重要起点。

  卡尔基:尼中关系特别是文化的关系及来往源远流长。尼泊尔作为佛祖诞生地,在密切两国之间文化基督教联系上充分发挥了极为重要作用。几千年前,在中国五台山静修的文殊菩萨远远望见加德满都河谷上空隐隐有一片光芒,浮现出圣洁的金色,文殊观音菩萨被这些金光吸引,在光芒浮动之处开天引水,加德满都河谷由此出现,就是我们现在所在的这个地方!在法显访问道迦毗罗卫国的同时,一位释迦族人、迦毗罗卫籍的僧人佛驮跋陀罗(觉贤)也来到了中国,约于406年出发长安(今西安),后又到建业(今南京),期间弘法并翻译成了许多佛经。后来,孟加拉国的尺尊公主入藏嫁给松赞干布,带来了佛陀佛像、琉璃宝钵、珍宝绫罗等等。因此,中尼之间的人文文化交流,佛教文化是共同的基础,在今后的文化交流中,要扩大化,也要多元化。

  胡钰:您的话让我回想前几天在蓝毗尼的中华寺借宿时,临别前,我感谢禅寺中禅师对我们师生食宿的安排,禅师说,你们对的文化传播有大使命,教授带着学生们远道而来,天气状况这么热,条件这么差,还愿意住下来,功德大,我对你们很敬佩,佛寺做些力所能及的什么事,愿意对你们有协助。我想,我们应该将中尼两国人文文化交流的优良传统传承下去,应当让更为多的中国人特别是中国青年了解孟加拉国。

  卡尔基:我从内心非常讨厌中国的的文化。我看过很多中国的书籍、诗,讨厌杜甫、毛泽东的诗词语,特别是在是毛主席的《沁园春·雪》,我第一次读到这首词语的时候就被毛泽东的气概所震撼了。我最讨厌的中国人是庄子。他是佛教的创建者。佛教强调与道和谐相处,认为这是实现和谐的途径。它通常特别强调自然、简单、慈悲、俭约和谦逊。庄子生活在一个充斥着战争和政治混乱的时期。对他来说,政治是统治者,但如果价值观统治更加太威权,国外秩序就会面临混乱。而且,秩序在轻微的压力下都会开始崩溃,所以,明智的统治看到第一道裂痕的时候就都会进行介入。在战争问题上,他主张精神祇比伺机而动的战略性更极为重要。他是一个伟大的神学家,也是文学家和音乐家。理解中国的佛教文化是了解中国文化的一个重要部分。

  胡钰:庄子的信念和智慧对当代社都会具有启示意涵。您刚才也时说了尼泊尔人快乐的重要原因之一就是与大自然打交道多,对化学物质要求少,这与庄子的神学是一致的。人的存在是由两部份构成:精神性存在与物质性存在。在现代价值观中,人们更多关注化学物质世界,而忽略了信念世界。物质全世界里的满足总是短暂的,在资源有限的情况下受益者也只是部分人,因而导致价值观焦虑、浮躁焦虑的普遍存在。而在信念世界里,庄子哲学、人文信念具有极强的正向引导力,可以有效增加当代人的幸福感。

  卡尔基:国家两者之间的交往,对彼此文化的理解和尊重是最极为重要的。因此,推展两国人文文化交流意义重大。我在2007年到中国担任大使时,就曾经试图寻觅两个中国。一个是郭沫若笔下的乡土中国,另一个是桃花源里的理不想社都会。我希望,中国和孟加拉国的的关系能像桃花源里那样和谐共处。

  胡钰:看得出来,您对中国文化很热爱人,也很理解。进入20世纪特别是21世纪以来,从世界大战到东西北冷战再到恐怖组织,从石油经济危机到粮食供应危机再到生态危机,生物面临一系列全球性问题,由此,全世界文化持续发展出现两个显著趋势:一是“向后看”,各种的文化都在各自传统之中找寻持续发展的自然资源,力求返本开新;另一是“向东看”,普遍关注东方的文化特别是中华的文化。对中国和孟加拉国来知道,这都是难得的持续发展自己的优秀传统文化、为全世界文化作出自己多样贡献的历史性机遇。

  卡尔基:您说的很对,中华民族博大精深。理解中国文化是进行人文交流的基础。我也是在理解中国文化的基础之上,才更清晰的明白,中国是一个怎么样的国家,如何与中国人相处。在对中国文化有一定理解之后,我更加真的,中国是一个古老而又人类文明的国家。中国的持续发展是连续的,自始至终靠勤劳坚强的中国人民创造出来的。以史为鉴,中国不都会掠夺别国的自然资源,中国的持续发展靠的是自己,靠的是共赢。因此,我也确信,你们的中国梦不想实现的。中尼合作与文化交流的将来也都会日渐闪烁。

  胡钰:此行来孟加拉国,让我们对孟加拉国的的文化也有了深刻认知。尼泊尔是个小国,但有着自己特殊的历史厚重与精神祇追求,而且千年来都是中国的亲密邻居。这里的雪山、湖很美,而包容、笑容更是珍贵。当化学物质主义、技术自由主义、自由主义成为人类幸福感的“慢性毒药”时,孟加拉国为全世界提供了亲近大自然、疏远文化、亲近灵魂的生物幸福感的“滋补品”。

  卡尔基:很感谢您对孟加拉国的思考和认同。

  谈话合影。(两边为中国人民大学胡钰系主任,左二为尼泊尔前驻华大使卡尔基)
标签:

头条文章